情 胜 少年 狂

『离开』­

有一种预感萦绕心间­

终是挥之不去­

或许有一天­

或许就是不久后的一天­

我将离开这里­

去一个比永远更远的地方­

明天 天明以后­

我会向这个城市道别­

然后 就真的该别了­

几十年以后­

不知道他们偶尔是否还能记起­

这个城市 这个世界 ­

这个年华 这个人生中­

曾走过这个男孩…­

情 胜 少年 狂

上面的文字大概是我两个月前写下的、当时也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心情、更没有任何因因果果、果果因因……就那样莫名奇妙的写在数学课本上…­

然后,我想退学、发疯般的想要回家…­

回家了、事实上只在家停了三天便又回到了学校 当时的情形已经恍惚的像不是自己的记忆一般、只知道手机上有朋友发来的一堆未读短信……­

妈妈说:“如果你不上学、那整个家庭就没有出路…”­

爸爸说:“我们老了、你妹妹还需要你去供养…”­

奶奶说:“孩儿、你就听爸妈的话吧…”­

最后我回到学校、因为亲情、因为友情…­

所幸这件事或许囡囡并不知道…­

昨天我坐上了去广州的火车、可笑的是在这同时我还在劝网上认识的妹妹要她好好生活………­

不知道现在的我算不算好好生活?!­

我想我是真的决定要离开了…­

出发前、把伞还给妹妹、把复习资料送给弟弟、和朋友们喝了一场、最后那晚睡在山上、与风为伴、与月倾诉、当然还有蚊子…­

见囡囡了、……………………**************…………………我去她家时,她还没睡醒、后来我们一起去了那条小路旁的树林子……­

我说:我走了,去一个很远的地方,高考时也许会回来,也可能永远都回不来…­

她说:走吧…­

我说:如果我不回来,你就找个好人嫁了…­

她说:放心,不会为你守寡…­

也许只有囡囡最了解我,她永远都能走在心的前面,牵着那颗心…­

走了…去火车站的路上、有一条长长的隧道、里面集满了水…我就那样趟了过去、卷起裤管、大步向前……­

又是凌晨的车次、记得不久前送超离开就是在凌晨、这个本应该夜宿春纱帐、香暖鸳鸯被的时刻、车站却这般繁华、来来去去、该来的来、该去的去、……­

夜色再浓也拦不住呼啸的火车、……­

无奈坐在车站、看行色匆匆的人们、…等车的、等人的、上车的、下车的……­

看着这些人的神色、有种说不出来的伤感、是感殇于脚下的步履?还是感殇于肩上的背包?说不清…­

对面的长椅上、躺着一位大叔、他双手紧紧抱着梵布包、正值夏天、赤裸着上身、睡着了、……其实我一直在看着他,从他躺下来开始、在那一瞬间、便看到他那满附沧桑的眼角溢出的水气…­

他睡着了吗?他为什么流泪?是因为即将归家的兴奋?还是刚刚离家的不舍?是外出创荡的心酸?还是重踏故土的感动……­

我胡乱猜测着…在心里为他勾勒了一个无比凄美的故事……­

一个小时、两个小时、三个小时……­

随着平顶山西站(宝丰火车)广播中传出那僵硬的普通话、车来了……记得前些天陪超等车时两个人还在指着广播笑、笑里面的声音太过死板、现在终于明白那声音背后的意思了、 他的意思是、车来了………不知道当时超是否也是这种心情………­

上了七号车厢、并没有出现我想象中的那种拥挤……或许是因为夏天南下的人并不多的缘故吧!有少半的座位都在空着…掏出手机、看着爸妈打来的未接电话,只能回个短信、淡淡的报句平安……­

而窗外,在浓黑夜色的掩护下、这个不算繁华的城市混合着苍凉的岁月、正沿着铁路线向后远航、……­

“真的要走吗?”心里有一个声音在问我、一遍一遍的问着。­

“真的要走了!”我自己回答自己。语调坚定、颇有当年毛爷爷那 ‘男儿立志出乡关、学不成名誓不还’的豪气…­

“这次一定要走!已经过了十六、已经是半个成年人了、已经有能力追求自己想过的生活了…出去闯闯未必就是坏事…”我心里坚定的想着。­

青春不解红尘事、几多少年郎…­

那刻、家人、囡囡、朋友、脑海里所有那些熟悉的容颜都如同苍白的在黑暗里挤压、撕裂、辗碎、飘飞、渐而模糊不见……­

那刻、坐在火车上、有的只是冲天豪气、有的只是沸腾热血、有的只是年少轻狂、……­

终于逃离了一场自由他的禁锢、追求那一世背判的流离…­

车驶过了漯河、驶过了驻马店、车窗外飘起了雨…雷声和着火车的节奏、震人心神………很快车厢里便少了一丝喧嚣。­

35年前、这个地方还是一片汪洋、75.8劫难中的洪水几乎吞噬了一切、可35年后呢?隔着车窗、灯红酒绿…繁华一如旧京城……­

突然、我明白了、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…、爱和时间会抚平一切殇、…哪怕是这等灭顶的天灾!­

天已经明了…、雨也停了、­

我开始认真地观察我能看到的每一个人、观察他们的表情、猜测他们的内心……­

我想对面坐的应该是一对情侣吧、女孩子靠在男孩肩上睡、男孩一动不动怕惊醒女孩的梦、看得出他眼里充慢了怜爱……估计他们是刚刚经历高考洗礼的学子、暑假出来可能为了放松………不确定、这只是我的猜测…­

看着他们那般依偎,祝福他们天长地久的同时我心里也隐隐做痛…­

又想起囡囡了、昨天执手的温暖犹在指间、而此时却已天隔一方、……­

心底的那份称不上爱情的爱情渐渐融化了一丝桀骜的狂气…­

天已经明了…、雨也停了、­

我开始认真地观察我能看到的每一个人、观察他们的表情、猜测他们的内心……­

我想对面坐的应该是一对情侣吧、女孩子靠在男孩肩上睡、男孩一动不动怕惊醒女孩的梦、看得出他眼里充慢了怜爱……估计他们是刚刚经历高考洗礼的学子、暑假出来可能为了放松………不确定、这只是我的猜测…­

看着他们那般依偎,祝福他们天长地久的同时我心里也隐隐做痛…­

又想起囡囡了、昨天执手的温暖犹在指间、而此时却已天隔一方、……­

心底的那份称不上爱情的爱情渐渐融化了一丝桀骜的狂气…又想囡囡了、想再牵一次她的手、哪怕只有一次也好…­

想再跟她比谁的手看起来更好看、然后怪她太黑、没我白、最后任她嗔怒的在我身上装着肆意的拧着……哪怕只有一次也好…­

我有点想回家了、因为囡囡、因为爱情……­

对面那个女孩醒了、问“哥,车到哪了呀?” “快到信阳了…”那个男孩回答,“你都睡了快四个小时了、我肩酸的都坚持不住了”,男孩责备的望了望女孩,“等见了咱爸妈就告诉他们你又买东西乱花钱…”­

“一个星期衣服”女孩得意洋洋的说、男孩眼睛一亮便不在说什么了…­

原来他们是外出旅游的兄妹呀!我不禁怪起自己一开始时的乱想……­

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的…!又是生动的一堂课……我明白了、以后不能再随便猜测别人了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……­

不要仅只相信自己的眼睛、你的猜臆可能对别人造成诸多的伤害……­

车终于到信阳了…­

随车穿行于这个河南省南端的城市里、心头的失落如同烟花绽放、却未能像烟花那般消黯……­

就这样失落一直眩烂着…­

没有任何理由的眩烂着…­

突然、很想回家…很想回到最初的美好…­

家里有我刮骨剔肉都不能报答的父母、有沧海桑田都不愿放弃的囡囡、有发誓一生都要宠爱的妹妹、有一路同行彼此掺扶的朋友、……­

有亲情、有 i 情、有友情…­

我怎么能为了一己之念而丢开如此馥菀的情谊…­

我真的后悔了、其实我满可以只把这次外出当作一次旅行的……­

“是呀!只是一次旅行而已、玩够了、就该回去了、不然妈妈要担心的……”,自己对自己说。­

可心里那股子浪迹天涯的轻狂却始终不能平复……­

此刻的心情就仿若 步惊云(一个写文章的人) 写的那样­

“我在家和路的落差中已恍如隔世,似乎还要渐行渐远,渐无瓜葛。于家的向往和对路的偏执渐渐厮打在一起,使我如困兽…”­

纠结呀……徘徊于去留之间…­

站在来时和去时的路上…­

车依然前行、……它轰鸣着驶过河南边缘的一刹那、我感觉一颗心在隐隐做痛………­

许多人的名字就那样毫无征照的涌进脑海…­

…­

丽萍 晨晨 TT 金汝 小郭 帅兵 亚蒙 老万 石孩 晓旭 高旭 小灿 乐乐 晓东 瑞通 鸳博 伟君 三邦 鹏举 同桌……­

…………­

这些是老朋友…­

…­

还有那些新朋友…太多了……­

妈妈打来电话了、我挂掉、又打了回去、因为是长途…­

妈说,“你回来我跟你爸以后就永远不吵架了……”,我隐约的听到有些许的哭腔……是我不孝呀!!!­

“妈,我想骑滑滑车…”我听到电话里三岁的妹妹那稚气的声音……­

“明天我回家…”淡淡的应了妈妈一句就挂了电话、而后再也忍不住两行清泪……­

…­

火车到了湖北、我在一个名为 孝昌 的城市下了车…­

然后挣大眼睛一直目送列车继续南下……­

就像看着那一丝狂妄在情感的炙烤下挥发殆尽…­

…­

晚上、我就在街边的长椅上睡了一晚…­

没有别的想法、只是想再体验一下那种露宿街头、浪迹天涯露的快意……­

晚上、我没看到星星、因为街灯太亮……­

晚上、我想起了很多话…­

“因为不能奢求、所以不再奢求!”­

“人生有太多的东西不能把握,许多过往都会用拜别两个字了结…”­

……­

我答应了妈妈、要安静的读完高中三年…­

可以无畏一切的少年轻狂最终败在了那一份份情下……­

…情 胜 少 年 狂­

…­

坐上归程的时光…回家…­

…­

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、她说:“回来就好、回来就好……”听后我哭了。­

我给囡囡打了个电话、她淡淡说:“我知道你会回来……”听后我笑了。­

情胜少年狂。我服了…空自叹­

尘世间­

唯独此物锁儿郎!­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