采访“熊猫烧香病毒”李俊、雷磊

导读:

    熊猫烧香作者李俊和雷磊出狱后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北京,希望和一些大企业接触后能找到一份稳定的IT业工作。但北京之行用雷磊的话来说“我们被利用了”,拿着“网络安全观察员”的聘书,李俊和雷磊甚至不知道这份工作“到底是干嘛的”。网易新闻走进武汉,对话李俊和雷磊。


精彩语录:

          比如说金山发了一个所谓的“聘书”——“网络安全观察员”,那是干嘛用的?我都不知道。

他们说我们是因为找不到工作然后才做这个(熊猫烧香病毒)报复社会,其实我们没有那么变态。

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学历的问题,因为他们都是要大、本科以上学历,我当时只有中专学历,而且以前我也没有相关工作的经验。

我有蛮多朋友知道这件事之后,我再给他们从网上发一些文件或者什么的,他们都不太敢去看了

 

那些公司只想借着我们来宣传自己

网易新闻:在北京一共见了几家公司?

李俊:就见了金山一家,第二天(本来)准备去瑞星公司,但当时有一个电视台的要过来,我就害怕了,所以没去。

网易新闻:是不是金山已经拒绝你们了?

雷磊:应该是。

网易新闻:北京之行,和你们最初想象的最大不同在哪?

雷磊:我们觉得(本来)可以参观到很多著名IT企业,最后只去了金山。主要还是看到了一些之前没有想到的东西,然后就觉得不太想去了。

网易新闻:之前没想到的东西是什么?

雷磊:我们跟他们(公司)联系上后,去就发现他们在聘用我们这方面其实并不感兴趣。可能只是想借着我们来宣传一下他们自己,接下来的这几家公司我们就觉得没必要再去了。

网易新闻:你们觉得去北京是被炒作了?

李俊:这个有很多事情我们也说不清楚。我倒都喜欢去看一下,随便怎么样都可以,见识一下嘛。

网易新闻:刚去的时候,觉得自己有可能这次就在北京找到工作吗?

李俊:没有,也没有想一定在北京找。因为我也没有想到一定要找到工作,因为才出来十几天,可能还没有适应社会,还有一段的适应期,估计过年以后才有一个真正的意向。

“网络安全观察员”是干嘛的我都不知道

网易新闻:你到北京来,其他杀毒软件公司有没有主动接触你们?

雷磊:有。刚接触的时候,没有提到什么,就说有一些参观活动,有一些面试活动。但是后来我觉得好像面试都蛮虚的。

网易新闻:虚的地方在哪儿?

雷磊:比如说金山发了一个所谓的“聘书”——“网络安全观察员”,那是干嘛用的?我都不知道。

网易新闻:能还原一下在金山面试的整个过程吗?

雷磊:早上到了金山有人接待我们,那个时候正好是中午,就吃饭。吃完饭就带我们上一楼、二楼、三楼、四楼、五楼都逛了。然后就送给我们一些他们的产品,然后就摆POSE照相。

网易新闻:问了(你们)什么问题?

李俊:大概就是问我们对未来的路是怎么想的,如果是想在这个行业发展,会往什么样未来的方向去思考。

网易新闻:李俊之前接受采访说自己没有考虑过未来,这两天从北京回来后,有没有开始想?

李俊:有。其实我还是比较想自己干点什么事情,但是有很多原因可能行不通。我还是想先在一些公司里面通过自己不断的学习,学习一些经验,然后一步一步的慢慢来。

希望月薪1万以上

网易新闻:觉得自己适合什么职位?

李俊:我自己的意向还是比较喜欢软件开发,或者在一些安全公司做一些相关工作,就是给一些公司做一些安全检测方面的工作。

网易新闻:薪水应该到什么水平?

李俊:这得看各个地方的情况了。

网易新闻:以北京来说?

李俊:这个我不好讲。雷磊:应该是1万以上吧。

我们没有必要炒作

网易新闻:很多网友都认为你们自己在炒作。

李俊:我觉得我们没有这个必要。雷磊:这个没有,我自身家庭条件还行。

网易新闻:之前有媒体报道你案发后有不下10家网络公司联系你说愿意聘用,都有哪些公司?

李俊:当时我已经在里面了,我也不太清楚。

网易新闻:还有一个报道说,在法庭上你的辩护律师呈堂一份特殊的证物——有一个公司愿意聘你,而且等到你服刑结束

李俊:当时我的辩护律师拿了一份浙江的一个进出口贸易公司(的证物),当时说等我结案以后,到他们公司去做技术总监。

网易新闻:现在那家公司(有)没有主动联系你?

李俊:好像是打电话打到家里去了,但我不在,我妈就说你留一个联系电话,等他回来让他给你打电话。然后准备回去给他们打一个。我在(监狱)里面的时候,他们还给我送过两次书,心里还是很感激他们的,我在里面感觉无聊的时候就看看这些书充实自己。其实当时也准备写封信给他们的,感谢他们。

北京之行的感受:被利用了

网易新闻:你们觉得媒体扭曲了你们,扭曲在哪里?

李俊:比如说那个时候,他们说我们是因为找不到工作然后才做这个(熊猫烧香病毒)报复社会,其实我们没有那么变态。这样说的好像有一点偏颇吧,非常极端了。

网易新闻:这次的北京之行扭曲吗?

雷磊:有,我们本身对北京之行也不是抱很大的希望,想一定要找到工作,回来之后看到蛮多报导都说什么“黯然离京”“深情忧伤”。还有什么我们的“从良之路比较难走”等等之类的。

李俊:还有什么“或许罪恶背负一辈子”,这不是挺可笑的吗?

网易新闻:你自己看了这些报导心里怎么想?

雷磊:我觉得他们有一些扭曲,如果说我们出去找工作还是有很多人不认识我们,我们以一个平常心,平常人的身份找工作,难道就找不到了吗?

网易新闻:这几天在北京的旅程,让你们用一个词来描述自己的感受,你会用什么词来表达?

雷磊:被利用了。

杀毒软件公司肯定有“贼喊捉贼”的情况

网易新闻:这些(杀毒软件)公司最后是不是也不敢聘用你们?

雷磊:他们可能有些顾忌到会对他们的产品有一定的负面影响。

网易新闻:这可能是你以后不被这个行业接纳的原因?

雷磊:对,网上有一种说法,就是“贼喊捉贼”嘛,杀毒软件公司自己做病毒,然后自己杀掉,然后爆出来说我们率先截获了什么什么。在我看来肯定是有的,因为就我来说,我们在这个黑客圈,或者病毒圈里了解到的知识应该还算是最靠前的,我们都没有在网上听到有什么病毒报出来,感觉他们就是某一家突然报出来,说率先截获了什么什么病毒,然后这个病毒在网络里大肆横行如何如何,但是在我看来,好像从来都没有听人提到过。

网易新闻:(网友)里说如果你不能被杀毒软件公司接纳的话,你们还是会当黑客的。

李俊:又会做病毒是吧?不会不会。肯定不会了。因为在里面也受过这么长时间的煎熬,毕竟以前都是做了错事了,已经感觉到做这个东西肯定是不对的了。

一直都羡慕上了大学的人

网易新闻:在“熊猫烧香事件”之前都做过什么工作?

李俊:我干过很多行业,网吧里当网管、在电脑城前台卖电脑,在后台装机,都干过,时间都不长,都是几个月。那是是03年到04年,在武汉的电脑城。每个月八、九百,有时候一千。

网易新闻:你说媒体对你的误解之一是“因为找工作不顺利萌发的写病毒的念头”,那次找工作发生在什么时候?

李俊:05年8月份吧。在深圳,我当时住在我朋友那边,住了十几天,在网上投了很多简历,但是都没有反应。

网易新闻:投了什么公司?

李俊:一般的程序员、一些安全公司的工作,就是给其他一些公司做安全维护类似的工作。后来都没消息了,待了十几天我就回来了。当时好一点的工作,好一点的公司人家都没有聘用我,但是很差的,一般的公司我又觉得不行。

网易新闻:为什么最后没有应聘成功呢?

李俊: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学历的问题,因为他们都是要大、本科以上学历,我当时只有中专学历,而且以前我也没有相关工作的经验,这可能也是一个原因。

网易新闻:这次去北京应聘,还会被学历问题困扰吗?

李俊:会。一般公司都很注重这个问题,你可以申请,他们可能会考核很多方面的东西,学历只是其中的一方面。

网易新闻:你羡慕上过大学的人吗?

李俊:我一直都很羡慕,也很想体验大学生活,可能有当时家庭的原因吧,家里希望我初中毕业以后就找一个学校,因为当时我爸妈他们上班的公司里面有一个人,说在这里面上学可以安排就业,然后我就直接上了两年中专。

这能说嘛?这一说就违法了

网易新闻: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计算机的?

李俊:初中的时候,初二。大概是1997年、1998年的时候吧。

网易新闻:雷磊带着李俊进行了第一次的黑客行为?

(编者注:1999年5月8日,美国炸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,引发了中美黑客大战,李俊在雷磊的带领下,根据黑客组织分配的任务,完成攻击,第一次当黑客。)

雷磊:嗯。那个时候我在网吧,他正好也在。我在一个黑客组织里面,这个黑客组织就分配了蛮多任务,有一些攻击任务。我们之前都认识,但是不怎么说话,他看到我的屏幕上的一些东西跟别人不太一样,就关注了一下,觉得正好也是他喜欢的东西,然后我们两个就一起研究、探讨,慢慢的就认识了。

网易新闻:那次的行为应该叫“红客”吧?

雷磊:行为来说应该是“黑客”,只是角度(不同)吧,在美国那边看待这次行为,我们应该是属于黑客。当时那个年纪可能都比较“愤青”。都十几,快二十岁了。

网易新闻:后来从“红客”到黑客,这两种心态有什么不一样?

雷磊:没什么不一样,只是看攻击的对象(不一样)。

网易新闻:写“熊猫烧香”之前,还做过什么其他的程序?

李俊:比如扫描网站的一些漏洞的程序。雷磊:就是“傻瓜型”的入侵工具。

网易新闻:除了写软件,还有哪些?

李俊:这能说吗?雷磊:这一说就违法了。

网易新闻:有网友质疑说04年有个QQ盗号软件里签名就是你们用的网名WHBOY?

李俊:没有。雷磊:纯粹造谣。

网易新闻:有想到最后(熊猫烧香)会闹到这么大吗?

李俊:没有想到,当时我主要还是觉得好玩儿,不然的话,我也不会用这么一个很夸张的图标。

网易新闻:这个图标是谁选的?

李俊:我选的,当时QQ跟网友聊天的时候,一个QQ表情弹出来了,觉得这个图标还可以,就用它了。

网易新闻:出狱了以后,黑客圈子还有再联系你们吗?

李俊:以前的一些网友还有联系,有的没有联系了,有的都害怕跟我联系。

网易新闻:为什么害怕跟你联系?

李俊:我有蛮多朋友知道这件事之后,我再给他们从网上发一些文件或者什么的,他们都不太敢去看了。

熊猫烧香收入14万多

网易新闻:当黑客算不算一个收入丰厚(的职业)?

雷磊:算丰厚。我自己做“熊猫烧香”这个病毒,收入有十四万多,他们别人有搞几百万的,都有。

网易新闻:有这种收入的时候,有没有考虑到自己设计的这个软件传播出去会危害其他电脑用户?

李俊:想到过。后来(熊猫烧香)我就自己主动把那些带病毒的网站都关闭了,然后专杀软件也写好了,也准备发出来了,可是还没等我发,就被公安机关抓获了。2月2号凌晨的时候关的,但是2月3号就被抓了,特别快。

网易新闻:在“熊猫烧香事件”之前,知道写黑客软件是不道德的行为吗

李俊:当时可能都有想过,但是网上也有蛮多人在做这类的东西,所以以后也没有想那么多。

雷磊:还是有好的一面,最起码可以(起到警示作用),比方说盗QQ软件你如果写好了以后,那么QQ(腾讯)公司就会针对你写出来的东西,对QQ进行升级,然后你这个东西就不可能再盗走别人的号码了,主要是看使用者的意图到底是怎样的。

网易新闻:但你写这个软件的时候应该能预料到人们都是想要用它来盗QQ号的?

雷磊:嗯,应该是吧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